第一百一十七章 左宗棠 - 穿越清朝当皇帝

第一百一十七章 左宗棠

在关绪清一语定乾坤之后,就让恭亲王拟旨颁布,并当场宣布让冯相华负责军队改编的事情 早朝就在这种严肃的气愤下草草收场而此时,在大清军队中有着相当高威望的左宗棠已经奄奄一息,连早朝都上不了了 北京德安门大街,飞也似地开过来了两列马队那些高大的蒙古骏马上全部都是身穿藏青色军服的士兵,在他们后面是一两四马并辔拖拉的一辆马车,在马车两侧和后面也全都是士兵这些士兵到了一座府邸门口时,全部跳下马来,整齐地站到两边上了刺刀的毛瑟步枪横端在他们胸前,只要靠近他们三米之内就能感觉到冰冷地杀气路上的行人都躲在了街边好奇地打量着这支穿着不同的威武之师 有见识的人认出了其中几个人,他们是晚清十大高手中的燕子李三、霍元甲、黄飞鸿、杜心武、大刀王五他们五人是自发的跑到京城来当关绪清贴身护卫的而原先的贴身侍卫张玉在被王风的那次模拟刺杀中羞辱的无地自容,自己提出辞呈 由于正好赶上军队改制,张玉从小也是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人在关绪清身边呆了十几年,也学到了不少军事理论所以关绪清给张玉外放了一个师长的职务 关绪清从龙辇上下来,突然有股愧疚的感觉,左宗棠的情况据说很不乐观这都怪自己啊左宗棠的身体不好他是完全清楚地他也尽了一定的努力让左宗棠有静养的机会但是国家复兴刚踏出第一步,需要人才的地方极多尤其是有些事情,没有左宗棠这样既有能力又正直,富有威望地人去处理就是不行于是自己把兵部沉重的担子全部压在了他身上,从编练军到仿照西方制定的典,从中法战争中的统筹调度、分配军需,到这次地中英缅甸之战前的购买武器、训练军队,繁重的工作摧垮了左宗棠地健康他地肺病越来越严重了但就是这样,他依然带着几十万大军开赴了缅甸车马萧萧,汉唐以来多少人长途跋涉,远赴绝域,令万国臣服祖宗遗业岂能在我们这代人手中丢掉?在民族危亡地时刻他拍案而起,挺身而出中国历史上,有谁像左宗棠一样所向披靡,铁腕收复大片国土?苏武饮血茹毛,威武不屈;张关山万里,沟通西域;班投笔从戎,西戎不敢过天山;祖闻鸡起舞,击楫中流;史可法慷慨殉国,魂傍梅花……他们留下的仅仅是一段段荡气回肠地故事,是仰天长啸的悲壮,是可歌可泣的精神,让后人无限的敬仰和唏嘘,而没有谁比得过左宗棠——给后人收复六分之一的大好河山,留下任我驰骋的广袤疆场 关绪清至今还记得冯伟林先生为左宗棠写的那篇祭文 “光绪十一年七月的一个清晨,湘人左宗棠停止了最后的呼吸他是在福州北门黄华馆钦差行辕任上去世的他一死,意味着大清王朝最后的顶梁柱倒下了,这大厦还能维持多久? 可如今已经是光绪一十六年了,看来左宗棠在历史上是被慈禧气死的中法战争左宗棠在越南、台湾、福建接连取得胜利,但是的朝廷仍然赔款、割地让他一病不起,在福州的钦差行辕里去世的 福州暴雨倾盆,忽听一声劈雷,东南角城墙,顿时被撕裂一个几丈宽的大口子,而城下居民安然无恙老百姓说,左宗棠死了,此乃天意,要毁我长城 法国人松了一口气他们在攻占台湾岛,他们的军舰还在东海耀武扬威左宗棠与他们摆开了决战的架式,发出了“渡海杀贼”的动员令他们吃过左宗棠的大亏,知道他是雄狮一头狮子领着一群羊,个个是狮子;而一群狮子被一头羊领着,个个就成了羊左宗棠一死,便群龙无首了 英国人松了一口气英国领事在上海租界竖有“华人与狗,不许入内”的牌子,左宗棠发现,下令将其立即捣毁并没收公园,逮捕人犯端坐在八人中的左宗棠,身穿黄马褂,头戴宝石顶戴,三眼花翎,手执鹅扇,面容饱满,威严无比只要他进入租界,租界当局立马换上中国龙旗,外国兵警执鞭清道左宗棠死了,就不需要对中国人那么恭谨有加了 俄国人松了一口气左宗棠把他们从疆赶走,把他们侵占的伊犁收回,甚至用兵车运着棺木,将肃州行营前移几百公里于哈密,“壮士长歌,不复以出塞为苦”,准备与俄军决一死战左宗棠一死,中国再没有硬骨头了……” 当然,这些历史不会再重演了可是如今左宗棠重病在家,还是让关绪清心痛不已毕竟像左宗棠这样的能臣大清根本找不出第二个 历史上左宗棠死于光绪十一年,而如今已是光绪十六年了整整晚了五年,可见左宗棠见到国家在朝着良好的地方发展,心情舒畅才得以延续着他的生命 可是现在,他真的油尽灯枯了 府邸里早有人迎了出来,其中还有几个外国人 “很高兴见到你,克莱曼医生,我的军机大臣身体情况怎么样?” “陛下,见到您是我的荣幸,您比我想象中具有风采左大人的病是长期的劳累造成的,现在看上去很不好,他需要长时间的静养,和配合药物的治疗” 关绪清稍稍放了心:“这样就拜托你了,不知我可不可以看看病人?” “没有问题,”克莱曼道:“只是谈的时间不要太长了您知道,他的肺不太好,呼吸有点困难” 关绪清点头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看向旁边的管家道:“我叫人让你们不要通报,你们没有通报?” 管家听了连忙躬身答道:“皇上的懿旨小人怎敢不听,老爷现在正在房中午睡” “那就让他继续睡,你带我到他房前就行” 管家点头,一路带着方怀进了内宅 这是一间再简单不过的卧房,除了一张床一张八仙桌,其他的只有墙上挂着的一副对联:“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 不远处,白发苍苍的左宗棠正闭目睡熟中 他梦见了与自己亦师亦友的林则徐自己隐归田园,却得到他的指名邀见那天夜里,激动之下,自己竟然一脚踏空,落入水中,以一身落汤鸡的打扮见了这位一代名臣…… 疆沦陷,李鸿章说那里赤地千里,不如舍弃,却不知天山南北两路粮产丰富,瓜果累累,牛羊遍野,牧马成群煤、铁、金、银、玉石藏量极为丰富所谓千里荒漠,实为聚宝之盆于是六万湖湘子弟血洒天山 然而中法之战,再次有人说要舍弃藩篱,以保膏腴之地,朝廷上下是一片主和之声所谓哀莫大于心死,自己能保全这国家一时,却保不了他千秋万达这时终于有个小身影站了出来,在金銮殿殿上大声向群臣宣布:“中国有萧墙之忧,各国岂独无池鱼之类不复山河,不复为君” 于是国家有了脊梁,有了主心骨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刻,彻夜不眠,心忧天下,中华终于等到了这样的君主 之后的场面不停地变幻,他似乎又飞过了缅甸的丛林,看到钦察关下,数万将士顶着炮台喷吐的炮弹,在硝烟中高声前进英军的阵地支离破碎,尸体堆积得如同小山一样,英军残破的军旗在漫天烽火中栽倒…… 左宗棠从睡梦中醒来,这才记得自己是在京城的家中 “宗棠,你醒了?”左宗棠被这个声音小小地惊了一下,在枕上艰难地侧过头去,就看见关绪清站在他床边看着他醒来,眼睛里面不知道闪动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光芒 左宗棠忙挣扎着要站起来,“皇上您什么时候来的,臣怎么能耽误皇上您的时间……” 关绪清连忙将他按了下来:“好了,朕现在让你躺在床上不许起来” “臣……”左宗棠虽然生性不拘俗礼,但对君臣大道却是紧守不悖的,只是这一刻他确实太虚弱了,便随关绪清的手半靠在了床上“臣贱体抱恙,耽误了皇上的宏图伟业臣罪过啊” 关绪清微微笑了笑,指着墙上的对联道:“这副对联是你所写吗?” 左宗棠望了一眼道:“那还是臣二十三岁结婚时写的,不过是自嘲所作” 关绪清淡淡地笑道:“哪些人为国家办事,那些人是国家的蛀虫,朕心里跟明镜似的如今你要做的事便是安心养病,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朕还需要宗棠辅佐啊” 左宗棠看见关绪清脸色不好看,鼓励道:“皇上不必过于忧心,老臣的身子,老臣自己知道老臣恐怕不能辅佐皇上成就千古霸业了臣听闻皇上改革兵制,军队军饷按照等级发放,一来可以增加各部队的攀比之心,一起提高部队战斗能力二来也可以节约军队开支,对战斗力差的部队,甚至可以裁撤臣觉得相当妥当另外,皇上可先择力所能及之事为之正所谓‘一日一钱.千日千钱.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只要皇上不失了励精图治之心,终有成就大业之日” 关绪清噙着泪花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