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阴谋 - 穿越清朝当皇帝

第一百八十八章 阴谋

关绪清又向他们了解了些建造铁路的基本情况,比如勘察土地,毕竟不是所有的铁路都是建造在一马平川的平原上的,尤其是潼关以西,尽是山岭 聊到了下午5点左右,关绪清才匆匆回宫马上拨给了成立的铁路司衙门100万银元的费用以用来勘察土地,设计铁路线路等等 回到养心殿,关绪清心情大好,没有想到自己无心插柳却终得正果 “皇上,东北军区秘电”王商递上一张电报 关绪清接过电报,看了会笑着大骂道:“这董梁是看着朕长大的,当年诛杀慈禧的时候怎么没见他这么胆小过?” 原来董梁听说皇上要南巡,还不让地方军队护驾,没有明确南巡路线只是带着两百多名御林军和从自己这里掉一个警卫团,当场就急了,连忙发电给关绪清 电报上说,要不就让第一师护驾,要不就请皇上定下南巡路线,好让当地部队事先安排 关绪清虽然嘴上大骂董梁胆小,但是心里却是暖洋洋的毕竟董梁是帮着关绪清夺得政权的主要功臣,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大清的军权最终关绪清还是交给了冯相华,可董梁却并没有一点在意,依然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礼亲王府内,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常给京城各王府间供货的泰源记王掌柜最近见人就是一张笑脸,他能不高兴吗?这些日子,礼亲王府要的东西比平时翻了一番不止王掌柜为此还特地查问接单的伙计是不是记错了,伙计拍胸脯保证说他问了三遍,绝不会有错而且伙计还说最近在礼亲王府看到不少生面孔,许是这样才多要了一番的货 王掌柜虽然觉得蹊跷,但依他的身份哪里管得着王府的事情,而且货要得多,赚得自然也多,实在是求之不得的事情这不,他一备好货物,就要几个伙计给各王府送去 伙计赶着大车到了礼亲王府后院的角门,平时接待他们的王府管家给他们开了门见到车上的东西实在太多,管家又挥手让下人到里面叫了几个人出来泰源记的伙计在各王府都是常来常往的,但这几个人却从来没见过这时有听见后院有呼呼喝喝的声音传来,不由好奇地问道:“胡管事,王府里面什么事啊,这么热闹” 姓胡的管事闻言把脸一板,瞪了几个伙计一眼道:“王府的事情知道多了对你们没好处,卸了货就赶紧回去” 几个伙计连忙低头搬东西,不再说话 不多时车上的货就被王府的下人搬进了王府而此时,礼亲王后院的一大块草坪上黑压压站满了人,虽然都穿着王府下人的衣服,但从整齐的队列中可以看出这些人绝不是普通的仆役事实上他们的身份是王府的私兵 由于关绪清裁撤了八旗士兵之后,那些亲王们手上已经没有兵权了特别是兵制改革之后,所有的军队都由关绪清统一交给兵部节制而军队中设置的政委也保证了军队的忠诚,这些私兵都是旗人都是那些因为关绪清政而失去了之前旗人可以享受特权的人 这些日子,京城几个王爷的府第进进出出的都是人流,实际上他们都在替换王府的仆役,把普通的下人换成各旗的士兵 礼亲王世铎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数百士兵,这些士兵都是经过精挑细选,既要勇猛干练,又要忠心没有问题,能挑出这么多人来已经是相当有难度的事情要不是关绪清始终排挤旗人,既不给兵权也不给政权,连祖宗规定的旗人可享受的粮食和银子都被剥夺了,近期因为决堤、难民抢劫军营、贪污教育经费的事情皇上好像已经怀疑到自己头上来了,恐怕他还不敢这么快走到这一步啊 世铎身边的刚毅这时道:“一共七百八十一人,按照您的吩咐都发了安家的费用,就等着您一声号令” 世铎面沉如水:“这些日子都不要让他们外出,我已经得到消息,说不准动手就在这几日” 刚毅点点头 …… 在大清东北,大兴安岭与长白山之间,有一片面积35万宽阔平原它由辽河、松花江、嫩江、黑龙江、乌苏里江等数条大河冲积而成,除了灌溉条件良好,它还是最肥沃的黑土,正所谓“用手一捏直冒油,插根柴禾也发芽”世界上只有三块这样的黑土,一块在沙俄的乌克兰省,一块在美国密西西比河流域,另一块就在大清东北而大清的这片黑土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 但长久以来,这样一块肥沃的土地却被闲置,宜林则林,宜牧则牧,种上粮食就是大丰收的沃土竟然只有一些利用率不高的牧场,实在是暴殄天物 对于土地的政策,关绪清所做的和中国历代帝王正好相反,他不是抑制兼并,反而是鼓励兼并,他甚至颁布法令,当一户拥有土地达到一定数量可以减免赋税为此,民间几乎掀起一股并购土地的风潮,而土地的价格也一涨再涨 这样做和英国当年的“圈地运动”有异曲同工之效,造就了一大批地失去土地的廉价劳动力虽然连续经历了几年的战争但因为主要战场都在国外,没有影响到国内经济繁荣的地区,所以工商业还是得到迅猛的发展在基础条件较好的东南沿海已经开始出现工业革命的苗头大量的人口涌入城市,变相地为工商业发展注入了动力 而那些兼并后的土地则构成了一个个类似于德国容克庄园地大农场它们不再使用以往那种落后的包租耕种制度,而是聘用自由的农民农民也不再与土地息息相关,变成了农庄的雇员而由于工业发展对原料地需求日益增加,这些农庄开始集中大规模地种植一些经济作物,这也成为大清农业区域种植的开始 但是这片土地沙俄早已垂涎许久了,而世铎在这个时候敢弑君也有他自己的打算,一来他早已暗中联系到了沙俄,只要皇上一死,再把那个还在襁褓中的阿哥弄死,沙俄就会出面搞定让载涟登基称帝而代价就是这块35万平方公里的黑土 而就在三江平原的最顶端,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界处,那个被大清称作伯力,俄国称作哈巴罗夫斯克的地方,几艘炮艇和十几只木船组成的船队驶了过来 几艘炮舰隶属于俄国黑龙江舰队,这时,从为首的“比罗比詹”号上走下一个俄官早已在岸边等候一路人马连忙迎了上去 “恩泽将军,我们又见面了,你们的人准备好了吗?”穿着长筒马靴的俄官道 在他的对面,一个体胖身宽、穿着清军少将军服的军官点头哈腰地答应着,一脸谄媚地道:“布罗斯克将军,这点小事情还让您亲自从对岸跑过来,实在是太麻烦您了我的人都准备好了,正在周围看着” 布罗斯克点点头,道:“将军,这些军火你们一定要尽量秘密地运走” “明白,明白……”肥头大耳的恩泽满脸堆笑道:“您放心,这附近已经被划为禁地,我们做的事情绝不会泄漏” “这样就好,那我们就开始……”说着话,布罗斯克让手下的士兵把几艘炮艇和十几艘木船上的箱子搬了下来,这些都是俄国造的三年式步枪和子弹,至于火炮,连俄军自己都缺,当然不可能给了 说实话,这俄国的步枪真不怎么样,既比不上德国的毛瑟,比不上大清自己汉阳兵工厂制造的步枪,这些俄制军火是用来装备地方保安军的 但是对于世铎来说,能在这个时候获得这些军火已经很好了 负责这次交货警戒的是铁良,东北集团军第17师51旅153团团长能当上上校团长,这实在是非凡的恩遇他也知道这是礼亲王的恩典,换作平时,他一定感恩戴德,可现在…… 虽然上面一直没说,但凭着军人的直觉,他也能猜出点什么如今大清跟沙俄剑拔弩张,前段时间旅长刚刚从师部开会回来还说要盯紧沙俄如今礼亲王却被着兵部跟沙俄做起了军火买卖,而且还是在皇上宣布要南巡的时候看来朝廷里风言几个王爷与皇上不和并非是空穴来风而且差不多到了针尖对麦芒的时候了 可是几个王爷加起来的势力有皇上大吗?就说这手里的兵将,他是带兵的,这样的事情最清楚兵权稳稳的在皇上那里,就算几个王爷以前的八旗士兵勉强凑出个十几万来,那也不是人家现在大清陆军的对手啊根本就是两个档次的,一边是百战余生之猛将,一边是抽的鸦片的太子兵这怎么比嘛 不过铁良还不蠢,他知道自己身边肯定有人盯着他,这个时候只有走一步算一步,要是起事真的能成,功臣里面绝不会少了自己要是不成,自己手里握着兵权,也可以见机行事 就在京城暗流涌动,关外云波诡秘的时候,原本可能注意到这种异常的各个势力却同时忙不过来所有人都在忙着皇上南巡的事情,而董梁也同样把注意力放在为皇上挑选护驾部队的事情上 关绪清是没有想到灭顶之灾就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