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江南豪赌 - 穿越清朝当皇帝

第三百七十章 江南豪赌

在南浔有名的鱼香楼饭庄,林启兆刚刚宴请过了沪杭嘉一带的生丝商人,收购生丝的买卖基本上都已谈妥,接下来就是择日签订合同的问题林启兆酒量本不大,但今天由于心情十分舒畅,又要向客人们尽尽地主之谊,出离鱼香楼的时候,江南柔和的夜风一吹,他已经有些熏熏然了这一笔买卖一旦做成,接下来就可以抱着江南7成以上的生丝,理直气壮的和外商谈条件了他觉得这是自己从商以来做的最漂亮也最满意的一件事一时高兴,不由得信口唱起了《失街亭》,咿咿呀呀的,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有的好事者还在路边叫起好来 这时,对面忽然来了两个年轻人,对着林启兆一抱拳笑道:“请问您是不是林启兆先生?” 林启兆朦胧着一双醉眼,端详了一番,只觉得这两个人面生的很,点了点头:“鄙姓林,为请教您二位是……” 话还没说完,只觉得后脑处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戳了一下,紧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林启兆才悠悠醒转,只觉得后脑处一阵生疼,一边揉着一边四处张望,原来这里是一座厅堂,四下里布置的异常华贵,厅堂正中端坐着一人,不怒自威他揉揉眼睛,越看越是眼熟,忽然惊叫一声,扑通跪倒在地:“皇上,是……是您吗?” 关绪清呵呵一笑点了点头道:“这些日子,你在江南搞得动静不小啊,朕特来看看” 林启兆整了整衣衫,规规矩矩的向皇上行了三跪九叩之礼关绪清一摆手:“罢了,这里没有别人,不必顾忌这些小节了让你受委屈了现在正是生丝之战的关键时期,朕是不想泄露咱们之间的这个秘密,所以才命人以这样的方式把你带来” 林启兆摸摸后脑,笑笑说:“还是皇上想的周到,本该如此,本该如此……” “好了,如今这个计划进行的如何了,朕要当面听你说说” “是”林启兆上前几步,把声音放低了许多,给皇上详细介绍了自己出手以来的种种经过关绪清静静的听着,不停点点头,以赞许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直到林启兆介绍完之后,关绪清淡淡一笑:“好看来你天生就是个商战的奇才,朕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你” 林启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都是托了皇上的洪福,此事才能进展的如此顺利” “看来目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皇上的意思是……” “朕要你去拜访一个人” “请皇上明示” “唐杰臣” 往年怡和洋行都是收购生丝的大户,今年却收获寥寥作为怡和洋行买办的唐杰臣,对这场生丝大战也是三分明白,七分糊涂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好友林启兆会忽然间来这么一手,手面之大动作之猛,让他也始料不及 一边是自己的雇主怡和洋行,从唐杰臣的叔父唐廷枢到他的父亲唐廷植,再到唐杰臣自己,先后担任怡和洋行的买办,别的可以不论,这么些年来和怡和洋行多少也有一份情谊在里边而另一方面,又是以自己的好友林启兆为首的江南丝商们的切身利益,当真要再弄出一个胡雪岩那样家破人亡的惨剧,唐杰臣也是于心不忍 正当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之时,林启兆却忽然登门拜访,希望以唐杰臣的身份从中协调斡旋,毕竟两败俱伤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唐杰臣也早有此意,只是要出面斡旋,总还是要拿出点东西出来的,以林启兆现在提出的将生丝价格提高一倍的做法,洋人那里是断然通不过的 “杰臣兄,你可别忘了,当日在津门之时,你和我打赌输了,这银行没有办起来,你答应帮我做一件事情,今天我就是收账来了”林启兆是一脸微笑,全没有唐杰臣那份紧张和不安 “难不成当初你就想到了会有今天的局面?”唐杰臣盯着林启兆看了半天,却又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事情暂且不提,只说眼下,子华,你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想做到哪一步,总要给我交个底,再说了,你的资金当真就那么宽裕,不怕和洋人死扛下去?” 林启兆忽然露出一丝难于捉摸的笑容,神情一肃拱手说道:“今日前来,正是想向杰臣兄交底的,钱我是没有,真要是死扛下去,我的身家性命就都化作长江水,滚滚东流了” 唐杰臣大惊,一脸的困惑不解林启兆见状,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细细的给唐杰臣解说清楚 原来,林启兆此次收购生丝,其实是担了天大的风险表面上看轻松不已,内心深处却紧张的连一个囫囵觉都没有睡好过,还要在江南的丝商和洋人中间谈笑风生百般周旋,不敢让旁人看出什么来 这一次,林启兆调动的资金加起来不过一千万,其中远东股份公司贷款三百万,皇上那里拿了五百万,再加上林家自己的资金,满打满算也就一千万元而林启兆就凭着这一千万两银子,实实在在的玩了一次空手道 他先是用这一千万收购了南浔张家全部的生丝,因为只是预付了七成的货款,所以抛开生丝不断涨价的因素不谈,他手里的这些生丝实际上市值在三千万元左右他再用这些生丝的栈单,也就是提货单作抵押,向汇丰银行等外国银行贷款三千万,贷期四个月 为了怕洋人知道其中的底细,在自己的资金上做文章,死死压住价格不放手,单等着贷款到期自己降价这些贷款都是化作好几股,分别通过江南和山西的合资银行向洋人的银行贷款 实际上也就是用栈单向合资银行抵押贷款,再由合资银行向外国人的银行拆借资金林家在钱庄业人脉关系很深,做这些事情也不是很困难只是因为生丝不能久存,所以贷款的期限最多四个月 林启兆再用这些贷款向江南的丝商收购生丝,收购方式和对张家的收购方式差不多,也是先预付一部分货款,余款明年开春一并结清这样一来,林启兆就用一千万的资金囤积了价值近亿元的生丝 唐杰臣听的目眩神迷,睁大眼睛望着林启兆,半天回不过神来林启兆这手委实太过惊人了,漂亮是足够的漂亮,但是风险也是大得厉害要是这次生丝大战,彼此双方谈崩了,真要拖到贷款到期,林家实力再雄厚,也只有倒闭这一条路了而林启兆不仅把自己家玩死了,还把皇上的银子都玩没了,估摸着也只有跳长江了 “子华啊,你这可是在刀尖上跳舞,凶险万分的买卖啊稍有差池,你家老爷子一辈子的心血都给你玩没了不说,你的小命估计也玄了”唐杰臣无比担忧的望着林启兆说道 林启兆却是面无惧色,神情自若的说道:“用洋人的钱再赚洋人的钱,这才叫做手段,才叫做痛快当然,风险也是很大的,我心里也清楚其他洋行那里,我委托了南浔的张宝善从中斡旋,但是他和我的关系比不得杰臣兄和我的关系,他能做到哪一步,我心中也没有数所以今天来请杰臣兄出马,和你们怡和洋行的大班好好谈谈,你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在火坑里面见死不救啊” 唐杰臣满脸苦涩的摇了摇头:“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你开出的条件也太苛刻了,洋人那里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这样,我退一步,在原有价格上让一成给怡和,但是合同上面要写明是按照原来的价格交易,至于这多出一成的钱,你们怡和的大班是入怡和的账目还是进自己的腰包,我一概不问”林启兆拿出了自己经过深思熟虑的方案 “这个恐怕也难,洋人不是不吃回扣,只是这件事情关系太大,厉害太深,我估计洋人未必会答应除非洋人看到明年的生丝产量必定锐减,价格必定要上涨,否则是不会轻易就范的”唐杰臣皱着眉头想了会儿说道 “做这么大的买卖,我自然还是有别的手段的,杰臣兄请放心,最多不过十天,我就再给他烧上一把火,断了洋人的念想,把他们回到谈判桌前来”林启兆目光一闪,又接着说道:“只是有一点杰臣兄还要替我保密,这和怡和洋行的条件不能让其他洋行的洋人知道,我向怡和洋行妥协,不等于会向其他洋行妥协,要的就是怡和洋行能出面带个头,其他洋行的事情就好办了” 唐杰臣是真想不出林启兆还能有什么别的手段,看林启兆又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而自己怡和洋行买办的身份,也不好往深里打听至于林启兆说的第二点,他倒觉得无所谓,洋人的洋行之间和中国人做生意一样,也是存在着竞争的关系,各扫门前雪罢了 “我尽力一试,但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子华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不要太过坚持,做生意是求财,不是斗气”唐杰臣还是觉得心里担忧无比,不免又对林启兆叮嘱一番 ps:朋友们,提前预告一下,周六小爆发一下,三章,字数一万左右,千万不用错过,把您手中的鲜花尽可能的投过来呀,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