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进京述职 - 穿越清朝当皇帝

第四百四十二章 进京述职

眼看又到了年末,一阵北风吹来,就把冬天的寒气也卷来了,长安大街两旁的绿树一夜之间就变了颜色,正所谓一夜西风凋蔽树 这段时间,北京城非但没有因为寒冷而变得萧索,反而正到了一年中最为繁忙的时候,现在离着过年还有一段时日,但北京城里已经提前热闹起来原因是这是一年中各地官员前来北京述职述廉的时间 帝国人事部的门前整日人满为患,各地的封疆大吏到京之后首先要到人事部接受一年政绩的考核,考核的项目主要分为德、能、勤、绩、廉五个部分,德,主要考核官员的政治守,以及为官的道德修养;能,主要考核官员的办差能力;勤,主要考核官员的勤政程度;绩,主要考核官员的政绩;廉,主要考核官员廉洁情况,这一项是由人事部联合肃政厅共同进行的 这种官员的考核制度是在世界大战之后,关续清亲自授意人事部组织进行的,实施一年以来成果显著,从各地官员中选拔出了许多德才兼备的官员充任到了帝国各部之中,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官员年龄段上的断档,同时也剔除掉了许多在官场上混水摸鱼的贪官、脏官、庸官但是这种制度尚属于草创阶段,许多方面还不是很成熟,许多官员为了在考核中博得好的成绩,不惜向百姓索要万民伞和万民旗,或是假造百姓的颂状,还使出浑身解数在官场上上下奔走,从同僚和下属中获得好的官声一时之间,人事部成了帝国最肥的肥缺,即使是一个普通的打下夜的都有外官给送礼,人事部部长林旭对此深恶痛绝,对人事部办差的人员一再整肃,但还是不乏有人在金钱和美色面前,不断被拉下水王治馨之所以当初在考核中没有被发现,就是因为他在北京官场混迹多年,深谙官场之道,对上面结交了一大批王公贵胄,给他遮风挡雨,对下面人事部、肃政厅的人脉极熟,稍微有点儿风吹草动,上下一通气,事还没发生就已经解决了 在这段时间里,每天拜访林旭的官员真是多如牛毛,人们都想在考核之前,先在这位人事部长面前表白一下自己这一年来的兢兢业业,但谁来了都不会空着手,开始的时候有人送的是裸的金银珠宝,被林旭断然拒绝,还把行贿官员的名单记录在案,交给肃政厅斟办后来官员们绞尽脑汁,不敢送钱财,就改成送名人字画,或是家乡的名产,有甚者,浙江一位李姓官员与林旭是同窗,这位官员一不送钱,二不送物,以同窗之情把林旭邀到京东永定河的画舫里,两人边酌边谈,姓李的不说考核的事,一个劲儿的谈论起当年两人的同窗之谊,还找来了几名秦淮歌姬,在林旭面前霓裳弄影,搔首弄姿待二人喝到酒酣耳热之际,这位李姓官员连哄带劝,应是要林旭今夜就与这几名歌姬结个雨水之欢林旭一看势头不对,拂袖而走幸亏是这样,要不然这位李姓官员早已经派人准备好了相机,一旦林旭就范,马上把他的猥亵场面拍成相片,以此要挟 总之,为了在考核中获得好的成绩,自知心虚的官员们是无所不用其极后来,林旭干脆就在考核期间给自己和部下定下了几条规矩第一,不会外客考核前后,人事部一干人等一律不准会见外地来京述职的官员,哪怕是亲属或朋友关系也不行否则按作弊论处第二,办公期间一律不得饮酒虽说酒是好东西,可以解忧,可以消愁,但古往今来有多少人为了贪图这点儿杯中之物,醒来后一世的英明付诸东流,尤其是官员考核是极其严肃的事情,绝不允许因酒误事的情况发生第三,实行夫人接送制度规定每个官员上差下差必须要由自己的正房夫人接送,并由夫人严管原先在考核期间,人事部的人卸差之后,外官即使不方便与他们单独见面,但瞅准了时机,派人直接把他约到某处酒楼里,送几名江南美女陪酒酬唱,共度良宵,最后再由这些美女告诉他是谁派来的,自始至终,行贿之人不露一面,就能把事情办成对此,林旭绞尽了脑汁,最后才想出了这个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 以上是考核的事,考核完了之后,封疆大吏们还要进宫直接向皇上述职,由皇上根据官员们的奏报情况进行裁定,皇上的裁定与人事部的考核成绩两相加在一起,就是官员们一年来最终的考核成绩,最后按照成绩由高到低进行排序,前五名者加薪晋级,并由朝廷发出邸报在全国通令嘉奖,后五名者则降级罚俸,情节严重者革职查办 官员们对于人事部的考核就已经非常头疼了,对于当面向皇上述职述廉则为胆寒,他们都知道皇上的眼睛里可不揉沙子,给皇上送礼送美女是不可能的,那是找着挨刀述职的时候,一味的说政绩,皇上会说你有吹嘘之嫌,但不足之处要是说的多了,很可能会引起皇上的不悦最难的就是这轻重缓急之间的拿捏而且这位皇上可不好糊弄,密折制度可不是吹出来的,有时候一件要紧事掺杂了水分,皇上一听就知道你在做假,当面就能把这件事的真相给你端出来,令人无言以对后来,官员们渐渐知道了,其实在他们前来述职之前,皇上就已经对他们的政绩有了一番比较全面的了解,就看你的述职诚实不诚实,能否把重点说出来 御前述职一向是由内务部官礼司负责筹备和组织的,原先的礼部由于已经不适合机构的架设而被裁撤,一部分并入了外交部,一部分则归入内务部成立了的官礼司 “下一个轮到谁了?”关续清抬头问王商 “回皇上,下一个就是加坡总督,袁世凯” 关续清眉梢一挑:“宣进” “袁世凯上殿觐见”随着王商一声高喊 袁世凯穿着全身整肃的官服,在官礼司人员的带领下,上了九龙丹犀,“臣袁世凯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 “谢皇上”袁世凯在侧首位置上垂手站立,神情极其恭谨 关续清打量着袁世凯,一年没见,袁世凯比以前又发福了,而且脑门儿上油光瓦亮,看起来气色很好,只不过那双贼溜溜的眼睛虽然不大,但依旧是光芒四射 接下来,袁世凯就把一年来对加坡的治理情况向皇上一一作了条陈,主要包括加坡的民治、吏治、经济发展、贸易往来、军港建设以及马六甲防务等等,袁世凯是个外粗内细的人,这一番条陈说的严丝合缝、滴水不漏,对存在的问题也分析的非常透彻,即使是关续清也很难从这份条陈中找出毛病来,看来袁世凯事先一定是做了精心的准备 关续清点点头道:“慰亭,看来你真的是用心了,帝国官员要是都能向你一样兢兢业业,衷心办事,朕也就少了许多烦恼啊” 袁世凯恭声道:“为国出力、为皇上分忧本就是做臣子的责任,慰亭义不容辞” “朕知道你就任加坡总督以来,官声甚好,颇得当地百姓的爱戴,人事部也经常受到百姓的颂书,看来当初朕没有看错你加坡是亚洲与世界的通道,把持着帝国的南部出口马六甲海峡,因此朕当初就对你说过,治理加坡不求有多大的经济成效,最重要的是要维护那里的稳定还有什么困难,尽管向朕说来,朕会优先考虑你的奏报” “谢皇上恩典”袁世凯低着头,眼珠不住的转动,半晌之后才说道:“启奏皇上,其余的事都还好,只不过皇上一再叮嘱过,要把马六甲海峡建成亚洲第一防务工程,但朝廷的款项还是有些杯水车薪,工程一再延期,臣对此也有些为难” “钱已经拨过去了吗?”关续清向财政部长李震问道 “回皇上,去年年末就已划拨过去了,一千万元一分不少”李震回道 “哦,为什么慰亭会说这些钱太少了呢,朕当初让你们妥为筹划,一定要把钱给足,难道你们没有照办不成?”关续清有意把语气加重了 李震心中一凛,急忙说道:“回皇上,当初财政部连同军部和农业水利部一起进行了谋划,还派人专门到马六甲海峡进行了实地的考察和测量,经过计算要是把项工程坐下来最多也就是七百二十万元,但考虑到此项工程的重要性,又把钱款提高到了一千万元,应该是足够了” 袁世凯有些愤愤然的说:“李大人此言差矣,你口口声声说经过详细的测算,但你们多的是纸上谈兵,工程一开工,各种数不胜数的人力物力耗费纷至沓来,为了保证工程质量,我从德国租用了一批大型机械,从美国请来的设计专家,还有石料也是从越南山地运来的上好石料,这些东西你们为什么不算到钱款里面?” “袁大人,朝廷当初已经明令,此项工程由朝廷和你们加坡总督府共同分担,况且朝廷的款项已经非常充裕了,你所说的那些个花费根本就不在当初的计划之中,也根本没有这个必要”李震据理力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