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疯狂的平壤 - 穿越清朝当皇帝

第五百三十九章 疯狂的平壤

可以判断出,至少遇到了敌人至少4挺重机枪的同时打击,大家停留了一下之后,不知谁喊了一声:“分散队形,找好掩体,反击,不然咱们只有死路一条” 突击队员把牙一咬,站了起来,以树木和大石作为依托举枪回击,有几枚手榴弹正好在那几辆车的车底爆炸开来,一连串密集的爆炸过后,这个火力强大的车队顿时哑了火…… 而此时,在日益近的东北军面前,平壤城内的气氛也越来也紧张就在东北军集中兵力猛攻平壤西北防线的时候,朝鲜政府已经决定将部分的行政机关、外交使团撤往汉城,由朝鲜外务省省长金允植向各国外交团进行了通知,他将在汉城暂时组织朝鲜的日常工作当天深夜,朝鲜政府首相李承晚也谎称奉高宗李熙的命令召开了特殊会议传达了高宗皇帝的下列指示:“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所有武力保卫平壤的人都要撤退,商店中的所有食品分发给百姓,什么都不要留下,一块面饼都不要留给中国人” 然后,政府就开始组织艰难的迁徙,他们打算从平壤向南迁移20个大中型的轻、重工业工厂,5万的熟练工人、工程技术人员和科研人员,以及大量的机关、剧院、博物馆,这样的计划一旦完成之后,这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平壤城将会成为一座死城 从城外大炮鸣响的那一刻起,平壤火车站就已是人山人海,造成了空前的交通大堵塞 同时,平壤守军还接到了李承晚的秘密指示,一旦中国人攻破平壤城,必须炸毁城内所有不能迁走的工厂、仓库、机关和电力设备,总计1119个目标甚至,就连高宗皇帝的宫殿也布设了地雷和炸药 每一个朝鲜政府衙署的窗户口,都飘落下了层层的纸灰,那是政府人员匆匆忙忙焚毁文件的灰烬 而在城郊的监狱内,正在忙着处死犯人,此时无论是何种程度的罪名,不分青红皂白,一律处以极刑 在这大厦将倾的混乱景象面前,城里的外国人都已经确信朝鲜首都失陷在即,而随着平壤的陷落,整个朝鲜也马上就要崩溃 而且,在居民当中到处都谣传中国人的坦克随时都有可能进城,还有谣传说李承晚已经逃跑,高宗皇帝和皇宫的女人都已经自杀 一些不法之徒则开始趁火打劫商店、运载食品的汽车,甚至日本大使馆都遭到了抢劫在一些居民已经离开的住宅区里面,小偷在某些贪财的管理员的引导下开始公开的偷窃 面对接近失控的平壤,任的关东军总司令本庄繁强令城内的关东军出动,以强有力的铁腕恢复城内的秩序,并强令李承晚通过广播公开向平壤百姓表明,自己依然留在朝鲜的都城 4月26日上午,在本庄繁的要求下,李承晚召开了由朝鲜内阁和关东军高官参加的特别会议会议一开始,神情肃穆的本庄繁便迅的做出了一系列决定:平壤将立即实行戒严,夜间实行宵禁,对于不法者可以不加审判的就地处决同时他对平壤的防御也做出了重的调整:把平壤以西10公里范围的地区的前线防御任务,全部交给了岗村宁次负责,而一旦前线被突破,将由平壤守备区司令武藤章负责坚守 为了准备这最后的战斗,紧急从城内征集而来的25万工人,集体农庄的庄员、职员、家庭主妇、老人,在风雨、泥泞、严寒下修筑防御工事在城内也开始了加紧的动员了四个师的兵力,使得平壤城直接的防御兵力达到4万人以上 到了当天的上午10点,围绕大同江渡口的争夺仍然在继续,日军在这里又投入了一个精锐预备整编师该部作战时打法多样,而且战斗素养较高,战斗意志较为顽强 随着敌人防御兵力的增多,就在东北军第三波部队登陆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该波次登陆的指挥官程明远在准备驾着自己的橡皮充气筏过河的时候,一枚迫击炮弹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炸开了花,破片无情的扎破了他的动脉,很快他便不治身亡而受到这种情况的影响,第三波次的渡河行动被迫推迟 东北军虽然暂时停止了渡河的行动,但是对岸的日本人却趁机猛攻他们的炮弹一次又一次的坠落在大同江畔这些炮弹的目标显然是两岸的渡江点虽然渡河的行动暂时停止了,但是架桥的行动却不可能因此而中断越来越多的浮桥框架出现在大同江的江面上,而北岸先期登陆的桥头堡也慢慢的壮大起来最初突击队员们仅仅只有步枪和机枪在射击,随着一部分重武器的到来,局面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而架桥的工兵也开始跳出堑壕一旦人工桥横空出世,那就意味着渡江的主力部队在南岸站稳了脚跟,包括坦克和榴弹炮在内的一切装备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运到对岸 刚刚过了正午,已经不断的有的部队到达渡口,包括直接隶属于东北军指挥部的第11舟桥旅,第27师的师属工兵营,第30师的机械化工兵营都纷纷地赶到了战场他们的任务是保护渡江部队的两翼,尽量吸引对岸的火力另外一边,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把第3波次的突击队员运到了对岸这支部队主要由第29师第3团和第4团组成 伴随着渡江的东北军数量越来越多,日军在南岸地区的抵抗正逐渐变得衰弱,而突击队员在南岸建立的桥头堡则不断的壮大起来,他们已经攻占了日军建立的第一和第二道防线,开始向着前面的树林地区挺进 下午1点20分,第三波突击队员修正好驻防工事后开始向日军发起了攻击,他们攻击的主要目标围绕着附近的一个并不起眼的小村落,在这里东北军和日军展开了连番的恶战,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该处地域已经几度易手 一名东北军军官参与了这场战斗,事后,他在自己的日记中这样写到:“我感觉自己的双腿似乎负有千斤的重量,疲劳和饥饿也同样纠缠着我身边的每一位战友我们的目标就在前方的不远处的小村落据悉,第四波和第五波的人马已经过了河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和我们一样迅的投入到战争当中过了一会儿,我们接到了进攻命令战士们一齐蹦出了自己的战壕,越过了前方高高的灌木丛,眼前的许多房屋还冒着滚滚的浓烟,在我们来之前这里已经交上火了我们花了大约半个小时就拿下了整个村子,数以百计的日本人和朝鲜人成为了我们的战俘……” 战斗到当天晚上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架桥的工作终于取得了突破工程兵在当天入暮之前便顺利的完工了第一座浮桥1分钟之后,第一辆满载着士兵的军用卡车便驶过了大桥,紧接着是第二辆,第三辆,他们中还伴随着大量的增援物资和步兵部队 现在,东北军终于突破了大同江,而胜利天枰也开始向他们倾斜了 虽然部队源源不断的开到了对岸,但是他们的进展并不是十分的顺利日军的抵抗总是会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的骤然而至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东北军仍然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拿下了几个至关重要的据点在东北军突破了第一道阵地之后,一批残留的朝鲜士兵曾经突然出现在炮兵阵地附近,好在东北军及时反应过来,一阵猛烈的近距离火炮压制之后,偷袭的朝鲜人便灰溜溜的撤出了战场现在的形势对于东北军而言已经变得非常有利,他们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大同江的登陆场 从东北军开始渡过大同江到现在,短短的一天时间,激战终于打进了南岸的最后一个主要据点,平壤的朱雀门,而处在那里的是平壤北区火车站和关东军司令部在日军几乎损失了一半火炮后,他们终于顶不住了,残余的抵抗力量开始向后撤退,东北军则潮水般的冲进了朱雀门 处在最前面的东北军第27师在发动一轮突击之后,在一片老旧的居民区里建立了平壤城的第一个立足点其它突击队伍则渗透入了北区火车站,经过一个小时的激烈枪击,最终占领了这个重要据点现在27师现在只需10分钟就可以抵第一个目标—关东军司令部 随着所有解救希望的破灭和弹药补给的耗尽,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参谋长三宅光治等一帮高级军官,不得不忍者悲痛离开司令部,向南部撤退,平壤北部要塞的抵抗正在划上句号 晚上八点,在关东军司令部驻守的日本军官们向本庄繁发出了绝望的电文:“我们的补给已经用尽至最后一个弹夹,现在的问题是被俘还是试着拼死一搏,逃出包围圈因此,我们将指挥剩下那些还可以作战的人发动突击但是此刻看来实在太晚了尽管如此,残余的队伍还是在谨慎地作着突围前的准备为了轻装上阵和避免资敌,所有耗尽弹药的重型武器都被捣毁……希望还能与您见面,否则我们将战至最后一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