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出给唐绍仪的难题 - 穿越清朝当皇帝

第六百五十六章 出给唐绍仪的难题

“第三步是公费医疗政府用财政资金,支付全体国民健保服务的开支,包括所有地区的诊所和医院的设备设施、医护用品、大夫和护士的薪水等等到时的医疗机构主要分为两种,就是乡镇为基础的初级卫生保健和医院为基础的专门医师服务一般的小病,可以预约社区医生,如果大夫觉得问题比较严重,就转介给医院的专科大夫,作进一步的诊治无论你是穷是富,无论到乡镇看病、挂急诊,还是由乡镇大夫转介给专科大夫、甚至住院和生孩子,个人都无须付费就可得到医疗服务,这些费用全部由帝国政府来出” 孙文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接着说道:“实现以上三步至少需要二十年的时间,如果资金充裕的话,这个时间可能会大大缩短届时,还将实行‘医药分家’制度,覆盖全民医疗保健开支,但不含药费大夫开了药方,患者要到独立于医院的药店购药,药费由个人负担,但低收入者、未成年人和老人的药费则由政府支付” 孙文说罢了之后,众大臣们又是一阵惊呼,今天这两项庞大计划平常根本连想都不敢想,也只有皇上有这个雄心和魄力如果真有一天瞧病都不用掏钱了,那岂不是圣人们所说的天下大同了吗? 这其中只有财政部长唐绍仪眉毛早已皱成了八字形,涨红了脸一句话不说关续清早已注意到了,当下笑着说道:“这两个计划虽然都是好事,可也要咱们的财神爷说了算才行,少川,你说说” 唐绍仪身子一震,赶忙出班冲着皇上打了个躬,苦着脸斟酌着词句,关续清知道他有苦衷,有意催促着:“怎么了?你心里不赞成吗?” 唐绍仪赶忙摇手道:“不,微臣不敢,这两项计划都是冠绝古今,彪炳史册的功勋,臣高兴还来不及,哪敢反对呢” “是吗?那你脸上怎么是一副要哭的样子” 唐绍仪一咧嘴,苦笑道:“皇上,微臣是欲哭无泪啊计划固然是好,可没钱啊,帝国每年的财政收入是三十亿,国库里满打满算也就是二百亿,这么庞大的两个计划,光是这二百亿也显得捉襟见肘,何况咱们还要赈灾、还要向西北投资,每年光是军部要去的钱就能站到财政的一半……” 吴佩孚阴沉沉的说:“唐部长,说事便说事,别楞往军部身上扯,军队上花的钱都是急务,戍边、训练、演习、造舰,如今又刚刚装备了导弹部队,动辄就是上千万元,这钱都不花吗?” 唐绍仪把两手一摊,无奈的说道:“是啊,这么大个国家处处都花钱,处处都该花,你们花钱时逍遥自在,却想过我们财政部的难处没有,这蛋糕就这么大,今天你切一块,明天我切一块,我要是不紧拦着,没几天就分完了,到时候咱们排着队到西四牌楼下喝西北风得了” 吴佩孚双眉一立,正打算反唇相讥,关续清一摆手说道:“得了,这是朝堂,不是倒苦水的地方子玉,你也别争,少川有他的难处,可是朕说过就算是从牙缝儿里挤,也不能慢待了军队,现在军队就是国之根本,兴许以后世界真的和平了,国之根本就变成了百姓民生,所以军队上的事儿谁也不能拦路” 关续清又对文武大臣们说:“今儿个在朝堂上,都是国之栋梁,朕有事也不瞒着你们,李鸿藻也在班里来之前我们君臣便吵吵了一通,朕要修园子,他说朕动了国家的钱,要修便不是尧舜之君,这话朕都明白,意思是朕要执意修园子那就是昏君,可朕觉得这个园子该修,李鸿藻不同意说到底还是个钱的问题,所以朕答应他,园子暂时可以不修,容等以后朕从国外筹钱过来修,不动国库一分钱,兰荪,是这样的吗?” 李鸿藻当着文武群臣的面也觉得有些尴尬,紫着脸点了点头,众人都吃了一惊,纷纷过来指责他目无君王,皇上虽然没治他的罪,看他还有什么面目呆在朝堂上 关绪清见李鸿藻羞恼难当,忙一摆手止住了众人的议论,说道:“兰荪也是为社稷着想,说的句句在理,修园子事小,恩科取士却不能再等了,少川,你想法子先支出一笔钱来,修缮各地贡院,恩科也是大考,决不能轻忽了,再者说眼看着恩科过后又是秋闱,千万不能因为那么点儿钱让天下士子们寒了心” 唐绍仪躬身道:“喳” 关绪清又说:“今儿个朕就告诉诸位一个道理,钱不是整天关着门子过紧日子攒出来的,钱是挣出来的,大家安享了这么些年的太平日子,眼下还有那么多事要做,每件事都离不开钱,所以咱们不能一味眼盯着自己锅里的这点儿东西,总有个穷尽的时候,还是要把眼光向外,满世界的金银都摆在那儿了,就看咱们有没有本事取来今儿个朕给大家提个醒,以后找到机会就得闹出个大动静来,世界舞台上已经很久没有中国的声音了” 关绪清把话说到这儿,许多文臣都不禁皱眉,毕竟谁不想过太平日子,谁也不愿意整天滚刀尖儿,可武将们一个个喜上眉梢,摩拳擦掌,此时张作霖已荣任陆军部副总参谋长,他今天穿着崭的将军服,大步出班拱手道:“皇上的意思是又要打仗了?实话实说,这些年弟兄们闲的手心都刺痒,恨不得多来几个打仗好好过过瘾,咱们如今海陆空三军齐备,军事装备世界一流,谁打下哪儿来,还不是皇上您一句话的事吗?” 关绪清哈哈大笑:“宇亭,前一阵子在承德军演的时候,朕还夸奖你越发有城府了,怎么没过多少日子老毛病又犯了” 一句话说的在场众人轰然大笑张作霖脸上一僵也不好意思的笑笑,回到徐世昌身后垂手立定 关绪清说道:“咱们不是希特勒那样的战争狂人,也不是斯大林那样的扩张主义者,打仗或和平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帝国谋利益,在利益面前没有永恒的朋友,谁敢挡在帝国的前进道路上,我们必定要把他清除掉,不管是用武力还是别的什么手段,直到让他觉得疼为止好了,今儿个就说到这儿,都散了 端王府内端郡王载漪正坐在炕上,捧着个锃亮的白铜水烟袋,一边悠悠地吸着南方送来的潮烟,一边在看几个升平署的戏子排练京剧《大登殿》扮演王宝钏的女孩看模样还只有十四五岁,嗓音很嫩她唱道:“三人同掌昭阳院,学一对凤凰侣……”因为不熟练的缘故,她的声音颤抖,最末一句是荒腔走板唱不下去了一旁扮戏的和拉琴的都笑起来载漪拿着点烟的火柴指着那小宫女,笑得直颤,“小,小丫头片子,荒腔走板到九州外国去了……”女孩撅着嘴说:“端王爷您唱得好,您来唱嘛”“我来?好”载漪将水烟袋往炕桌上一放,站起来屋里所有的人顿时来了兴致,连屋外的太监都伸着脖子往里瞧热闹府里的总管喜子这时走进来说:“王爷,湖北江夏县知县陈树屏来看您来了”载漪止住唱词说道:“哦,叫他在外间等着”接着,又转脸对那女孩说:“听着,这两句应该这样唱,”他款款走动几步,学着女人的腔调唱道:“三人同掌昭阳院,学一对凤凰侣伴君前”唱得是字正腔圆,那声音透着一种妩媚的韵味,要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这是出自一个堂堂五尺男人之口 就连升平署的戏子们都由衷鼓掌叫好,只有福晋静芳依旧坐在那儿,嗑着瓜子,满脸都是瞧不起的样子一曲唱罢,载漪擦擦头上的汗珠,叫戏子们继续排练,自己向静芳打过招呼,换上便衣来到书房先在屋子里踱了几步,脸上满是肃杀之气,继而走到窗前,提起笔来在铺开的宣纸上写了“颐和园”三个大字,虽然凝神聚力,可是总是一副力不从心的样子 “李鸿藻真够绝的,竟敢在颐和园和皇上当面吵了起来,”喜子瞧着载漪的脸色说道:“也不知皇上错了哪根筋,愣是没给李鸿藻处分,反而还升了两级,赏下了双俸,也不知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载漪就好像没有听见喜子的话,只是那握笔的手不停的微微颤抖,把颐和园那三个字写了一遍又一遍,他的脚旁,已经扔了一地废弃的宣纸团“颐和园”三个字写完了,他拿起来,左右端详一番,“嚓嚓”又一把撕碎,揉成一团,往地上一扔,烦躁的说道:“喜子,你说我怎么总是写不好这几个字?” 喜子奸笑着说:“那是因为王爷不喜欢这几个字”载漪一愣,略显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冷笑道:“谁说的,本王喜欢,当年慈禧老佛爷把清漪园改为颐和园,取颐养冲和之意,士子们都觉得这名儿改得好写不好这三个字,总归是因为本王没用啊”